为自己劳动 | 河北文丰实业集团-j9九游会·(中国)

——论做个明白人兼论提高工序工作质量

(2004年4月19日)

我自十八岁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劳动了三十余年。这几十年里,社会和企业对人的要求从根红苗正,到又红又专,最近时髦的是德才兼备,时代特色昭然。积五十余年人生之经验,三十余载社会之阅历,我以为人最宝贵的品质和做人的原则当为“做个明白人”。

前几天,与友人饭后闲聊,聊到这样一个话题:老板和员工谁在给谁打工?几个人各抒己见,最终也没闹明白,看起来当个明白人不容易!近日,因市场变化,使得钢铁企业,特别是上无原料,下无钢材的钢铁企业的生产经营出现了困窘的局面。如何判断市场走向?如何确定企业行为?如何应对市场提出的问题?又是一个怎样做个明白人的问题,也又一次佐证了明白人不好做!

有人说: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男女有别不说,年龄有异不算,身材有高矮胖瘦,长相有黑白丑俊,脾气有刚柔急缓,处事有敦厚狡黠,脑筋有聪慧愚钝,性格有豁达木讷,正所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让所有的人都变成明白人不容易,对此,余深以为然。但余意以为,我们绝大多数人是明白人或曰基本上是明白人,否则,这个社会又何以维护秩序、正义、又何以前进呢?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还是就前面那个话题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吧:

一:劳动是每个明白人和不明白的人生存的第一需要,虽然很多人的劳动缺乏主动性

在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社会,就有“劳动是人们的第一需要”这样一个概念,那是在“人们的思想觉悟极大提高”的基础上的一种自觉行为。现在,我们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们的思想觉悟还没有达到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无条件地去劳动且不索取报酬的境界,因此,我们现在的劳动是非主动的。那么人们为什么会从事这个有违于自己主观愿望的劳动呢?答曰:生存需要,社会分配制度使然。我们这个社会,是按劳动取酬,不是按需分配,不劳动者不取酬是这个社会的主流分配方式。一个人要维持生命,就要劳动;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要维持家庭成员的生存,就要劳动;一个有荣誉感的人要取得家庭和社会更多的认可,就要好好劳动。如果一个有劳动能力,有劳动机会的人不劳动,必然会见弃于社会、企业和家庭。所以,我讲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动也应该是人们的第一需要——个体生存和个体展示的需要。

我们承认,劳动者之间劳动的差异,包括劳动的复杂程度、劳动态度和劳动水平的差异。正是这种差异,导致了分配的差异。正是这种差异,使得人与人之间除了体貌之外又有了个体特征。一年有四季,一日有晨昏,人之差异亦属自然,所谓春兰秋菊风韵两样是也。差异可以有,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随着人们对自然规律认识的深入,随着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和物质需求,人们建立起了社会化大生产这样一种机制,这种机制首先要求群体内的所有个体必须服从和服务于群体利益。由此而产生了社会和公众对个体的评价和基于这种评价的对个体的选择、激励与约束,即:社会和团体赞赏并褒奖有利于公众、贡献于社会的个体;鄙视并惩罚侵害了群体利益或对群体没有贡献的个体。这里为劳动提出了一个更高层面的要求:劳动的质量!

我们为了应对市场变化给企业带来的生存危机,提出把工作重心由提高产能向提高工序工作质量、降低成本转移的工作目标,我们为什么提出这样的目标?那是因为我们的劳动质量还不高,我们的工序工作还太差,我们降低成本的空间还很大。也就是说,我们每个岗位的劳动,都可以也需要提高工序工作质量。作为一个企业人,其基本利益与企业是一致的,其生存质量取决于企业的市场绩效。皮之不存,毛之不附就是这个道理。提高劳动质量,对从上到下的每一个劳动者来说,都要努力解决精技、敬业、诚信这三个问题。只有具有强烈的职业感,有良好的职业技能,对职业高度忠诚的人才可以进行高质量的劳动,才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一个可以委以重任的人,一个被他人、家庭、企业和社会所尊重的人,也才能算是个明白人。我想,从这个层面上讲,劳动并好好劳动确实应该成为人们的第一需要——个体发展和群体认可的需要。

愚意以为,这也就回答了老板和员工之间谁在给谁打工的问题:都在为自己劳动!

二:劳动的最终受益者是劳动者本人,这和资产的属性及社会性质无关

无论是老板,还是普通员工,我们都是在为自己打工,其结果是:老板获得更多的财产支配权(如果企业搞的好的话),以满足其无止境的对财富的支配欲,员工获得工资之外,还因为使用了企业的劳动资料和劳动岗位,掌握了专门的劳动技能,增强了人际交往能力,获得了谋生的手段,搞的好还可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虽然,人们习惯于把企业的资产所有者称为老板,把除了老板之外的其他企业人称为打工的,从而把老板和企业员工置于对立的位置,而有些老板和员工也是这样的认识,这是不对的,这是糊涂人的想法和做法。应该说,从形式上,老板拥有财产权,但是从理论上讲,超出老板个人消费之外的财富,本质上是社会财富,这个财富,是国家财政收入之源,是打工者谋生和展示自我的基础。老板与员工利益取向虽然不同,但利益的基本点是一致的。老板与员工不是水与火的关系,而是氧与火的关系;不是对立关系,而是荣辱与共的关系。所以无论是老板,还是打工的,都应该基于这样一个基础来正确认识两者之间的关系,相互之间也应基于这一点做出对对方的评价和对自我的评价。

三:劳动的核心是把自己的事干好,能否尽最大努力实现高水平的工序工作质量,是劳动者人格和能力的度量

劳动的形式有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之分,劳动的效果有优劣之别,这主要取决于劳动者的技能和职业操守。两个人用同样的原料和设备炼钢,一炉的成本差上600元钱,相当于吨钢差20多元钱,这里面差的就是劳动者之间的劳动技能,有些人可能还差了些职业操守。至于办公楼后面的地坪上烟头遍地,这就纯粹是职业操守问题了,因为这种劳动对技能的要求很低。

同样的劳动,一炉差600元,以一天100炉计算,差了60000元,一年差2100万元,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优质劳动和劣质劳动的区别及劣质劳动给企业带来的危害,这也是我们希望提高劳动质量的根本动因。

决策和管理也是劳动,也有劳动效果问题,也存在着决策者和管理者的职业操守问题。而且,决策者和管理者的人格和能力对企业前途和命运的影响会超过企业全部员工对企业的影响,他们的思维和意识的正确性、连续性、预见性,他们的行为和方法的号召性、指导性、示范性在潜移默化中发挥着巨大的或积极或消极的作用。

在企业,最高层的劳动者——决策者的作用是决策、用人和评价。管理者的作用是实施决策,发挥每一个员工的积极性并在管理上不断推陈出新,让企业始终充满蓬勃的活力。如果偏离了这样的原则,那就是串岗或脱岗了,而且其副作用会对企业和企业人的行为及员工对决策者和管理者的评价产生危害。比如决策者不相信或不能调动管理层的积极性,越过几个管理层直接地介入具体的甚至细小的管理行为,会严重破坏企业工作秩序,从而使得许多正当的管理要求不能实现;特别是决策者和管理者在具体的管理行为和事情的处理方式上出现不一致时,这个问题更加突显。久之,企业管理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各自在自己的岗位和职责范围内把自己的事干好,是任何一个劳动者的本分,也是一个明白人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和明白之处。就如同一架机器,螺栓脱离自己紧固定位的职责,去批评电机有毛病,这架机器一定会出问题。有人擅于在自己的劳动效果也并不好的状态下带着放大镜挑别人的毛病,这种行为不好。这会打击被挑毛病的劳动者的积极性,况且其用意也让人怀疑。应该说,大多数劳动者是愿意并且在尽最大的努力争取良好的劳动效果的,如果没做好,他们很着急,在这时候他们需要的是理解、培训、支持和帮助。诚然,我们确实有很多不称职的劳动者充斥于我们劳动者的队伍,他们有的劳动技能欠佳,有的职业操守太差,对于这些人我们应该毫不留情地予以惩处直至让他离开我们的队伍。

四:劳动的真谛是享受劳动,包括劳动过程和劳动成果

中国人说,好吃不如饺子,让你一天三顿吃上三天还好吃吗?吃不够的还是家常便饭。当然,我还是赞成偶尔吃顿饺子的。有人说劳动者辛苦,让你一天到晚呆在家里不许干任何事的百无聊赖,你觉得舒服吗?有的人在工作中消极怠工,不学技术,谁都不愿意跟他一块干活,谁也不戴敬他,他幸福吗?真正痛苦的是不能享受劳动。不管是决策者还是普通劳动者,每个人可能都有一个自己的劳动目标,你不能和别人合作或不能让别人视你的目标为自己的目标并与你共同以精湛的劳动技能和高尚的职业操守去实现这个目标时,你觉得问题都出在了别人身上吗?

愚意以为,在社会化大生产中,我们每一个不同层面不同劳动性质的劳动者,必须要合作——面对竞争群策群力,和谐——相互尊重与理解,和衷——直面困难并战而胜之,唯如此,才能共享优质劳动所创造的劳动成果。

劳动是一种权利,在失业率很高的现在,这种权利不是人人可以享有的,享有劳动权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珍惜。

劳动过程是一个创造过程,你把精粉变成烧结矿变成铁变成钢,这是创造,虽然,从形式上我们在周而复始地做,但是,我们每一刻的原料、设备、工艺标准都不一样,我们体会到了这种变化了吗?我们用我们的智慧和劳动,让他去达到了最佳的状态了吗?我们的指标还不稳定,甚至还很差,因此可以说劳动过程在我们相当一部分劳动者的心目中还没有升华到增长才智、学习技能,享受劳动的境界。

劳动成果是劳动的产品,就如同婴儿是爱情的产品无二,对我们每一个劳动者来说,劳动成果的体现形式除了产品外,还有报酬,报酬是对个体劳动态度、劳动过程、劳动质量及劳动价值的评价,一如婴儿的美丑。

目前,我们这个评价还存在着某种程度的不公正,这是决策层和管理层的劳动质量不高所致,这需要矫枉。

一般而言,最终愉悦地享受了劳动成果的人,一定是具有良好的职业技能和职业操守的人,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创造性地劳动,带领或跟随群体高效地劳动,他们最知道做好本工序工作的重要,也只有他们的劳动才能结出优质丰硕的果实,因此,他们才是明白人!

明白人的明白之处就在于知道:劳动是为了自己。

    • a
    所属分类: